湖南省第一测绘院
欢迎来到湖南省第一测绘院!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您好!今天是:  
站内搜索:
   所在位置:首页 > 队伍建设 > 先锋榜样
 
24年奋战在测绘一线的“猫工”
发布时间:2016-08-16     信息来源:工程测量分院       作者:      

——湖南省感动测绘人物陈秋枫

 

    47日下午3点半,顺德分院分院长陈秋枫代表湖南省第一测绘院签下贵港市某县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测绘合同,总金额达1200多万元,赢得顺德分院史上最大的订单。陈秋枫自1992年进入测绘行业,24年里坚守在一线,即使走向管理岗位,仍常带头奋战在测绘现场直至深夜,被同事冠以“猫工”之称。工作成绩卓著的同时,亏欠家里的却太多,跟妻女两地分居10年,即便全家搬到顺德,这个家仍然像他的一个旅馆,现年49岁的他仍在为测绘事业挥洒汗水,锐意进取。

 

   24年奋战在一线的“猫工”

    陈秋枫,湖南益阳人,1988年考入武汉测绘科技大学摄影测量与遥感专业,1992年毕业后被分配到湖南省测绘管理局第一测绘院。

    那时,院里刚组建GPS站,陈秋枫的测绘职业生涯便从这里开始。至今二十四载,从未间断,坚守在一线。

    毕业于我国乃至亚洲唯一一所以测绘学科为主的综合性重点大学,作为科班出身的他具备了一定的理论基础和知识,但实战经验还有待积累和丰富,GPS站给了他最好的机会。

   “当时我的工作是爬山越岭搬运设备,按照设计书要求完成GPS测量各道工序。”陈秋枫笑着说,每台仪器有三四十斤,测站多选在海拔高的山岭上,而且很多连个毛毛小路都没有,全靠两条腿,手和肩膀成了唯一的“开路装备”。

    车不能走的地方,剩下的就靠人了。很多时候,从山脚爬到测量点,甚至要比测量所需的2个小时还要长,这不仅是体力的考验,更是毅力的考验。

    丛山峻岭中,隐藏了许多危险和意外。陈秋枫从业以来,遇到的危险不计其数,外人闻之毛骨悚然,可测绘过来人却犹如家常便饭。

    有一年夏天,他带队到南岭山区做测量,穿过一处高及腰部的茅草丛时,不慎踩到一条眼镜蛇,眼镜蛇本能地张口一咬,咬到了他的皮鞋,所幸没有咬穿,否则人迹罕至之处后果不堪设想。

    最初的控制测量都依靠GPS定位,这便决定了测量队伍的作业时间,必须跟最佳卫星星历同步:深夜出测,摸黑探索前行,常常披星戴月。“如果没有那份责任和使命,是很难坚持下来的。”陈秋枫说。

    从GPS站作业员,到测绘三队作业员、技术员,再到生产科科员、二队作业组组长、测绘院一队副队长、队长,陈秋枫都在测绘的最前线,尽管职务发生着变化,可是他的工作始终在户外,与同事们作业在生产一线。

    汶川发生特大地震后,国家迅速启动灾后重建工作,湖南省对口援建四川省理县,重建家园的第一个重建测区首级控制网的任务交到湖南省第一测绘院。

    在院领导带领下,陈秋枫负责援建的技术工作,20天完成任务,路上用掉10天。“开车先到贵阳,再转到成都,最后到都江堰,从这里开始只有单线行驶,一天里只有进,第二天只有出,地震后道路受到极大破坏。”陈秋枫回忆说,理县县城只有20多平方公里,处在两山之间,我们做了27个测量控制点。

    测量对于他来说,可谓是轻车熟路,可是理县“那里海拔3000多米,紫外线非常强,高原反应剧烈。”陈秋枫说,“测绘是援建的先行性工作,关系到全局工作的开展,迟一天出成果,后面的工作就会受影响,必须排除所有不利因素。”

    还记得,主持测绘“长沙首级控制网”工作期间,白天人流和车流量大,不便于观测,只有等夜间进行摆站。那时正好是夏天,长沙就像个火炉,外业归来,其他人都忙着冲凉休息,只有他汗都来不及擦,就又投入到了内业数据处理工作,忙到深夜成了常态。为此,同事给他取了个外号“猫工”,也就是“夜猫子”。

 

    勇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2008年,因技术全面,业务能力强,管理有方,团结上下,陈秋枫被任命为湖南省第一测绘院顺德分院院长,目标直指珠三角地区。

     广东省顺德市,尽管地域不大,因市场经济发达,市场竞争非常激烈。

     综合分析形势后,陈秋枫寻找突破口,强化优势,补齐短板,夜以继日工作,形成了一支特别能团结、特别能战斗的队伍,分院业绩逐年攀升,从年产值200万元,到2015年的1400万元,增长了7倍,仅用了8年。

    “顺德分院已经成为我院经济、测绘技术、生产管理经验的桥头堡,实现了从单一业务院到综合院的转型。”湖南省第一测绘院院长陈志军如是评价陈秋枫到顺德分院后所取得的成绩。

    成绩的取得,离不开他带领团队的锐意进取,积极开拓新的业务市场。

    顺德分院在全院首批从事管线测量,沉降、变形测量,凭借着技术创新,把每个项目都做成精品项目,赢得了市场肯定和尊重。目前,省第一测绘院把管线测量定位为近几年需拓宽的主要业务领域之一。 

    2009年,省第一测绘院推选陈秋枫参加全国第一届地理测绘技能大赛,他不负所望,获得“技术能手”的称号。他不仅是技术专家,也是高级工程师和注册测绘师。

    目前,测绘项目预算标准依照湖南省财政厅、湖南省国土资源厅联合制定《湖南省基础测绘项目预算标准》来执行,可其最初的调研的一部分数据出自陈秋枫之手。

    陈秋枫说,过去大家出工做测量的成本核算都是按天计算,不论这一天测绘的成果几何,易出现吃大锅饭的局面,既没效率,更失公平。

    对此,他特别留意测量的成本和效率,在测量的实际中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在这个基础上计算出测绘项目的预算标准。

    湖南省第一测绘院对此高度肯定,并向湖南省国土资源厅上报,为项目测绘工作的开展提供了基础性的支撑。

    在管线测量中,陈秋枫带领的团队遇到一个问题,如何安全、高效地打开井盖。“很多井盖很难打开,稍有不慎井盖滑落容易砸到脚。”陈秋枫说,经过认真研究井盖的结构,对原有装置进行了改良,现在3秒内即可成功、安全打开井盖,目前,省第一测绘院正在申报这一项技术专利。

    湖南是个测绘大省,但不是测绘强省,陈秋枫看到了差距,更得懂缩短差距。“他从广东学到精细化管理,通过一个个具体的措施,将管理变得更有人性化和高效。”省第一测绘院副院长伍百发说,这为提高省第一测绘院服务全省国土管理事业提供了提供了智力、经验支持。

    过去,测量任务完成后,这项工作就结束了。陈秋枫创新推出驻点服务,主动提供服务,帮助业主单位解决后续可能面临的问题,将服务链条向后延伸。服务延伸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市场机遇。

   “做事靠谱,技术过硬,创新进取,责任感和使命感强。”这是同事们对陈秋枫一致的评价。

    家庭VS工作,他选择后者

    家是最温馨的港湾。可是,陈秋枫就像一艘轮船,常年在外航行,在测绘的大洋中带着使命航行,极少回到家的港湾。

    1995年“五一”劳动节,陈秋枫与教师周亚文结婚,原本婚假有15天,可第二天接到院里的紧急任务,他第三天便赶到工作现场。“他是业务骨干,他不得不回去。”周亚文回忆说。

    婚后,陈秋枫有过10年的两地分居,周亚文在益阳教书,陈秋枫则全国各地做测绘。

    1996年冬天,女儿出生前两天,陈秋枫才回到家。“一直想着早点回家,妻子怀孕到生都几乎没照顾过她一天。”陈秋枫尽管非常内疚,可只有等完成任务后才能回家。

    给儿女最好的爱是成长的陪伴,可是陈秋枫这份爱给了测绘,女儿分到的少得可怜。“女儿小时,他也没抱过几次,女儿跟他都不亲,都让他走开。”周亚文说。

    婚前,陈秋枫许诺带妻子去度蜜月,可是这个愿望至今没有实现,周亚文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实际上,这么多年来,陈秋枫连个像样的家庭旅行都没有。“他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带过我们母女俩出去旅游。”周亚文说,每逢听同事说起一家人去哪里旅游,无不羡慕不已。

    1998年冬天,陈秋枫的父亲过世时,他仍在外地做测量工作,都未能见上最后一面。“家里人对他是有些想法的。”周亚文后来听陈秋枫说,他自己也非常愧疚,留下了终生遗憾,可是任务在身,责任在肩,当两者不可兼得时,他选择了后者。

    2005年,陈秋枫结束了长期分居,全家在顺德团聚。尽管如此,陈秋枫依然少在家里。“家里就像个旅馆,他也是难得回来一次。”周亚文说。

    每次女儿回家,首先就问妈妈,老爸在不在家?“要是在家,她就会非常开心。”周亚文说。

    聚少离多,这就是测绘人的家庭特性,工作往往占据了主导,家人往往要做出更多的牺牲。“男人有担当,有责任,我们就要理解和支持。”周亚文说。

    别人的周末是星期六和星期天,可是陈秋枫的周末却是下雨天。“只有下雨天才能休息,因为无法开工,平时没有节假日。”陈秋枫说。即便是下雨,他这艘船也不会返航,顶多只能稍作休息,等天晴后又按照既定的目标前进。

    每次回家,他都会去菜市场买菜,回家做饭,广州靓汤、盐菜蒸扣肉、蒸凤爪、炒田鸡都是他的拿手好菜。“老公做的饭非常好吃,女儿非常喜欢,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周亚文说。

    一直以来,陈秋枫同志在技术上善思考,勤钻研,业务上更是一个多面手,无论水准、GPS观测、数据解算、工程测量、房产测绘,还是管线测量,他都能运用自如,得心应手。在工作中,从不吝啬,毫不保留地将自己所学传授他人,为分院培养了一个个新的测绘技术力量。他爱国爱院、忠诚事业、严于律己、乐于助人,全身心投入自己所热爱的测绘事业,却由默默无闻,任劳任怨,保持和发扬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测绘精神,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实现自己的美好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无标题文档